挖历史:从《红楼梦》看曹雪芹笔下的父子关系

挖历史:从《红楼梦》看曹雪芹笔下的父子关系



贾政与宝玉、贾环:爱之深责之切的“偏心”严父

贾政对宝玉的严厉有目共睹,借贾母的一句话,宝玉见了贾政恰似“避猫鼠”一般。贾政对宝玉的嫌恶,自然是宝玉不肯读“正经书”所致。

这种偏见大约源于“抓周”时,宝玉抓在手里的脂粉钗环。不喜读书,偏爱在女孩子堆里打转,又深受祖母的溺爱,大约这三大罪状是贾政看不上宝玉的原因。

犹记得,宝玉来书房辞别父亲去家塾读书时的情景——贾政冷笑道:“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顽你的去是正理。仔细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的门!”

犹记得,贾政对跟宝玉的仆人李贵声色俱厉地说:“你们成日家跟他上学,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语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再和那不长进的算帐!”吓的李贵忙双膝跪下,摘了帽子,碰头有声,连连答应“是”。

难怪李贵跟宝玉诉苦:“……人家的奴才跟主子赚些好体面,我们这等奴才白陪着挨打受骂的。从此后也可怜见些才好。”

宝玉怕贾政怕得厉害。平日里经过贾政书房都要绕行,动辄就要被骂作“作死的畜生”。贾政叫他,他“扭股糖”似的腻在贾母怀里不敢去。一听贾政要查他的功课,吓得他失魂落魄。

想来宝玉集千万宠爱于一身,生平只怕贾政一人。贾政,怕也是爱之切,责之深?贾珠早逝,嫡子只剩了宝玉一人。自然的,贾政在宝玉身上,寄托了兴家安邦的理想。却不想,宝玉是那样的宝玉,“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贾政之忧伤也是可以想象了。

对于这个“于国于家无望”的儿子,贾政难免火大。恰逢宝玉因结交戏子蒋玉函,得罪忠顺王府,再加上贾环小动唇舌,宝玉不挨打才怪了。

送走忠顺王府长史官,贾政已被气的“目瞪口歪”,盛怒之下又听信了贾环的谗言, “把个贾政气的面如金纸”。喝令“今日再有人劝我,我把这冠带家私一应交与他与宝玉过去!我免不得做个罪人,把这几根烦恼鬓毛剃去,寻个干净去处自了,也免得上辱先人下生逆子之罪。”

这是极重的话,门客仆人都吓得“啖指咬舌”。最终,这场暴打以贾母出场而告终。贾政的恨铁不成钢,诚然是旧时严父的共性,可是他对宝玉的偏见亦是根深蒂固,贾环污蔑宝玉“淫辱母婢”,致金钏儿轻生,他竟然会相信,也就无怪他会说出“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的话。真是令人惆怅。

宝玉在前八十回也还只是个不曾娶亲的孩子。古人男子二十弱冠,表示成年。宝玉到底是个孩子,他的“不成器”更多是与贾政价值观的冲突,他对严父虽然很惧怕,可是尊重与热爱也是真的。在贾政书房经过时,周瑞说,贾政并不在贾府,可是宝玉还是要下马。这诚然是“有父在侧礼然”的尊礼孝道,但我相信,这也是宝玉对贾政的敬爱。

古人家训有之:“父子之爱,不可以狎;骨肉之爱,不可以简。”贾政对宝玉,终是偏于严厉,少于慈爱了。可是这也不代表父子间就没有“骨肉之爱”。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一回,宝玉出色的表现,也曾让贾政“拈髯点头不语”,“点头微笑”。于贾政而言,这已经是严父最大程度的赞赏了。元宵节家宴上,贾政出了“猴子身轻站树梢”的灯谜,命宝玉悄悄告诉贾母谜底是荔枝,倒也是父子俩少有的融洽温情的画面。

曾以为贾政对贾环比对宝玉要“温和”许多。宝玉挨打那次,贾环从贾政书房跑过被父亲训斥,也不害怕,还趁机诬告宝玉“强奸金钏”,贾政就听信了庶子的信口雌黄。可见王夫人所言“黑心下流种子”并非言过其实,长期被忽略的贾环内心扭曲,“安着坏心”却“怪别人偏心”。

偏心的人自然很多,贾政有没有偏心呢?赵姨娘曾经求贾政把彩霞给贾环做屋里人,贾政说不急,他已看中两个丫鬟,到时候分给宝玉、贾环。似乎贾政对兄弟两人是一视同仁的。可是事实果然如此吗?

某日,贾政见了宝玉跟贾环同框,“贾政一举目,见宝玉站在跟前,神彩飘逸,秀色夺人,看看贾环,人物委琐,举止荒疏,忽又想起贾珠来,再看看王夫人只有这一个亲生的儿子,素爱如珍,自己的胡须将已苍白:因这几件上,把素日嫌恶处分宝玉之心不觉减了八九。”至此,我才算真正明白,贾政也是“偏心”的。之所以对贾环看似“温和”,是因为贾环没有受到宝玉那样的重视,甚至被排挤在核心权力之外。

中秋夜宴,宝玉贾兰贾环都作了诗,贾政说宝玉贾环是难兄难弟,都不喜欢读书。碍于贾母的面子,贾政对宝玉没有当场批评,对贾环就没那样客气了:词句终带着不乐读书之意,遂不悦道:"可见是弟兄了。发言吐气总属邪派……你两个也可以称`二难'了。只是你两个的` 难'字,却是作难以教训之`难'字讲才好”。

贾政严父的面貌,向来如是。

反倒是贾赦大赞贾环的诗,“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萤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我爱他这诗,竟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那一日,大老爷贾赦刚讲了偏心的故事,见了贾环受冷遇,物伤其类,为贾环发声,连声赞好,派人把自己的许多宝贝拿来赏给贾环,拍着他的头说:“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