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笼》里的意识形态真实存在过吗?

《灵笼》里的意识形态真实存在过吗?



最近,沉寂已久的国漫有一部新作品《灵笼》腾空出世,精致的画面,大气的片头,堪称国漫许久未曾出现的大制作,这部三年磨一剑的大作当即风靡了B站。抛开这些视觉观感,《灵笼》体现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引起了笔者的注意,它实在与人类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千年帝国”-纳粹德国的理念太过相似。
 
上等人和优生学
 
在《灵笼》这部作品里,我们看到这个未来的末日灯塔社会实行着严格的优生学和等级制,为了提高人类的素质,人类的繁衍无需经过恋爱、婚姻的结合,基因的优劣成为人类繁衍的首要因素。“上民”的精英由基因优良的繁育者孕育,从一生下来就注定成为的军人或技术人员,为统治者效劳,是“灯塔”里享受着较为充分权利的“公民”。而低等的“尘民”基因有缺陷,只有编号,不配有姓名,只能生活在“灯塔”的底层,从事清洁工、修理工这类苦差事,永无出头翻身之日。
 
null
 
(携带劣等基因的不配有人权)
 
这与当年纳粹德国的优生学简直不谋而合,在20世纪20-30年代德国的种族主义思想家看来,德国人口正在被生物学上的低等人群取代,他们包括穷人、体弱多病者、精神病患者、反社会者。为了让德国人更加完美,必须实行优生学,维护日耳曼民族的血统。按照纳粹党的元老鲁道夫·赫斯的说法,国家社会主义就是实用的“种族主义科学”。
 
1933年纳粹党上台,优生学很快变成了现实。1933年7月,纳粹党颁布了《预防后裔患有遗传疾病法》,这项法律规定对患有弱智、精神错乱、癫痫症、天生眼盲等遗传疾病的人实施绝育。以当时的医学水平,能分辨出的只有显性遗传者,对隐性基因的携带者则毫无办法。然而这并没有妨碍纳粹德国政权实施一刀切,据估计,从1933-1939年将近40万人接受了“希特勒切割”-即男性切割输精管、女性结扎输卵管,阉割男性和女性的生殖能力。
 
为了断绝遗传病患者,在1935年颁布的《德国人民遗传健康保护法》中还规定,准备结婚的新人都要在结婚前接受医学检查,领取“身体合格证书”才能结婚,没有这个证书,就得不到结婚许可证。尤其必须注意的是,德国人与犹太人、其他非日耳曼血统的携带者结婚都是对日耳曼民族的背叛,绝不能容许。
 
德国同其他欧洲各国一样,有着悠久的反犹传统,占德国人口不到百分之一的犹太人在纳粹党徒们看来不仅劣等,还是骑在德国人民作威作福,敲骨吸髓的吸血鬼,是首要清除的对象。《德国公民权法》中对德国人和犹太人的权利进行了区分,明确只有德国人或者具有亲近血缘的人才拥有政治权利,犹太人只不过享有暂时的居住权罢了。为了对犹太人进行明确的区分,对如何分辨犹太人进行了细化,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中有3人是犹太人的是“完全的犹太人”,有2人是犹太人的是“一级混血儿”、有1人是犹太人的是“二级混血儿”。这些被确认为犹太人的,很快就要去集中营报到了,堕入无间地狱。
 
null
 
(吉普赛人也遭到了纳粹的清除)
 
除了犹太人之外,吉普赛人、黑人、同性恋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吉普赛粗野的外貌、语言风俗都与德国人格格不入,被习惯性视为小偷和犯罪分子,像扫垃圾一样逮捕扔进了集中营,而黑人被认为是黑色的人类之耻,享受和犹太人一样的绝育待遇。同性恋者玷污了德国人的血统,也要被送往集中营接受监禁,据说有超过1.4万的同性恋者被关押在集中营里。
 
把德国人变成“工具人”?
 
当时的德国青年与灵笼中的“上民”青少年一样,接受军事化教育,为将来成为军人做准备。按照希特勒的说法,德国青年必须“身材苗条,像猎狗一样迅速,像皮革一样柔韧,像克虏伯公司生产的钢铁一样坚硬”,“我不会接受任何知识的培训,对于我们的年轻人来说,知识就是毁灭。一个在暴力方面很活跃、能支配他人、残忍无情的青年—那才是我追求的”。
 
null
 
把德国青少年培养成战争机器要从小抓起,就连小学数学应用题也被纳粹政府编成了军事方面的体裁,“假设一架轰炸机能够携带1800枚燃烧弹,如果它以每小时250公里的速度飞行,每秒钟扔一枚炸弹,那么它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投放所有的炸弹?每个弹坑相距多远?”
 
null
 
(希特勒青年团)
 
作为纳粹德国人才培养计划的重要一环,“希特勒少年团”、“希特勒青年团”、“德国大学生协会”、“德国女子联盟”应运而生。“希特勒少年团”招收10-14岁的男孩,“希特勒青年团”招收15-18岁的男孩,每个成员都有一套褐色的衬衫一柄,参加集会、野营训练、游行训练、操作轻武器、使用防毒面具、信号语教学等与军事相关的战争游戏,还有为时一天半的长途行军,歌唱带有强烈意识形态的歌曲,“神圣的祖国”、“升起我们的旗帜”、“德国就是希特勒,希特勒就是德国”。
 
null
 
(希特勒少年团)
 
除了参加“希特勒少年团”、“希特勒青年团”的活动之外,纳粹党在中小学课程中加入了大量的体育科目,包括赛跑、球类运动等等。青少年们还被要求参加农业活动,在劳作中接受“国家社会主义的锻炼”。这些带有强烈军事色彩的方式其目的就是为了迫使孩子们接受军事科目和服从等方面的训练,意图把德国少年变成潜在的后备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